螞蟻集團要上市了 金融科技股可以放心買買買嗎?

薛洪言 原創 | 2020-08-28 17:15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螞蟻集團 金融科技股 

   近日,螞蟻集團提交了科創板上市招股說明書,上市的日子越來越近了。在科技股復蘇、螞蟻集團上市的雙重刺激下,投資者對金融科技類股票的興趣再次點燃。未來一兩年內,金融科技公司有望啟動一波上市潮,給投資者端上一盤大餐。

  這盤大餐,怎么吃才安全呢?2017-2018年間,國內金融科技行業曾迎來一波赴美IPO熱潮,但多數股票上市即巔峰,當前超過半數市值縮水9成以上。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金融科技股,有哪些陷阱?如何才能放心地買入并持有呢?

  投資還是投機?

  有些投資是投資,有些投資只能叫投機。事實上,在價值投資者眼里,絕大多數股票投資都是投機,如格雷厄姆所說:

“不論證券的條件如何,都不要把錢投資于不良的企業……依我們之所見,絕大部分實力雄厚的公司的普通股,在大多數時間里都必須被看作投機買賣,因為它們的價格太高。”

  該如何區分投資與投機呢?

  格雷厄姆認為,投資的實質是在深入分析的基礎上,確保安全邊際令人滿意,除此之外,都可稱之為投機。

  投資的核心要點是安全邊際,即要留足安全墊。很多時候,投資者都自認為操作是安全甚至是萬無一失的,如2015年牛市中5000點加倉和加杠桿的投資者,絕不會認為自己是在冒險。為了避免“自以為安全”的心理干擾,格雷厄姆又重點強調了“深入分析”,以確保“安全邊際”存在客觀真實的基礎。

  以是否存在“客觀真實的安全邊際”來區分,2018年前后購買上市互金平臺的股票,基本都是在投機。

  2017年末,現金貸新規出臺,行業迎來巨大利空;2018年4月,互聯網資管新規掐滅了互聯網平臺固收理財產品的市場空間;同年6月,P2P爆雷潮開啟,備案前景撲朔迷離;同期,主流金融體系風險不斷暴露,債券爆雷不斷,信托違約不斷,上證指數全年下跌24.59%,很多上市公司面臨股票質押平倉危機,金融防風險成為當年重中之重。

  在這樣的宏觀和行業環境下買入互金平臺股票,投資者靠的是想象力,期待“否極泰來”式的絕地反擊——差到極點自會好轉。

  在格雷厄姆看來,基于假設的投資不如基于事實的投資更穩健,凡是寄希望于某種前景而非現實基礎的,都是投機行為。

  行業基本面:當前處于什么階段?

  2018年前后,購買金融科技類股票的時機就不對,那現在怎么樣呢?

  (1)監管政策層面。政策層面已臨近轉折點,監管仍在收緊,但繼續收緊的空間有限。P2P理財、高利貸一直是互金整治的重點,目前P2P整頓已經進入收尾階段,隨著下調民間借貸利率上限的靴子落地,高利貸整治在政策層面也基本是利空出盡,等待市場消化。

  (2)市場競爭層面。市場分化會進一步凸顯龍頭企業的競爭力。就行業內部看,強監管極大地抬升了市場門檻,加速了機構分化與整合。中小機構陸續退出,巨頭和龍頭負責收拾殘局、重整河山。

  同時,隨著金融科技巨頭將經營重心轉向科技輸出與流量運營,與主流金融機構淡化競爭、突出合作,得以慢慢擺脫金融風險的估值掣肘,享受平臺型企業的高估值特征。

  (3)業務增長層面。消費貸款業務進入盤整期,基金投顧、保險、B端科技賦能等業務接棒成為新的增長點。

  利率上限的大幅下調,讓消費貸款成為最大的風險點,規?s水和不良攀升會持續打壓金融科技類公司的業績表現;消費貸款業務形成的缺口,將由基金投顧、保險、B端科技賦能等業務彌補,預計至少仍需要一年時間完成動力轉換。

  結合以上三點來看,未來半年到一年時間里,行業將處于前期政策消化期,波動性會比較大;但從2021年下半年起,利空影響出盡,金融科技類企業將迎來投資的黃金窗口。那個時候,國內也會迎來金融科技類企業上市高峰期。

  慎選投資標的

  前幾年,在風險資本的加持下,創業圈出現了一種不好的現象,即所謂的to VC創業模式。在這種模式下,企業管理層追求用高增長換取高估值,在多輪融資后謀求快速上市套現。

  這種增長模式以“估值”為唯一的指揮棒,戰略視野狹窄,經營決策短視,普遍靠營銷費用驅動增長,雖然用戶數、規模等數據靚麗,但質量很差,缺乏護城河,發展后勁薄弱,很容易在上市后的一到兩年里原形畢露,展現出“垃圾股”本色。

  to VC模式是創業圈里的頑疾,互金創業平臺自然也不能免俗。從兩年前赴美上市潮中的互金平臺中,我們能找到這種案例;在A股市場未來的金融科技上市潮中,我們也不能杜絕這類代表。

  投資者一旦選擇持有這類公司股票,短期投機還有活路,長期持有必定會遭受重大損失。那應該怎么規避風險呢?

  要注意區分企業的兩個市場,即商品服務市場和資本市場,前者著眼于產品和服務,后者著眼于估值和市值。

  一些企業,著眼于商品服務市場,踏踏實實搞經營,市值增長水到渠成;但也有一些企業,著眼于資本市場,擅長概念包裝,追求無盈利增長,短期內能得到估值泡沫,卻落敗于商品服務市場,高估值終究一場空。

  還有一些企業,則會同時著眼兩個市場,兩手都抓、兩手都硬,業務基礎扎實,又能把握風口趨勢,在商品服務市場賺取利潤的同時,也能在資本市場獲得高估值。

  就大多數普通投資者而言,并不具備辨別一家行業中等公司競爭力的能力。要想搭上金融科技上市潮這班列車,只能選擇真正的龍頭型公司,在合理的價格買入并持有。怎么確保價格合理呢?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和等待,如巴菲特所說:

“如果優秀的公司遇到暫時性的、但最終可以解決的大麻煩,就預示著絕佳的投資機會的出現。”

  回歸價值投資

  在資本市場中,“金融”和“科技”兩個詞都鑲著金邊,金融科技類企業很容易獲得高估值,也就容易陷入高估值的“陷阱”,變成to VC的企業,下盤空虛,花拳繡腿。

  在行業分化的大背景下,深陷to VC模式的金融科技類企業注定曇花一現,容易在注冊制的背景下淪為仙股(股價低于1元漲不起來的垃圾股)。投資者要想從金融科技大潮中分杯羹,切記回歸價值投資理念。

  價值投資強調兩大原則:有前景的公司+合適的價格。股票投資之難,很大程度上在于這兩者的不匹配:

挑選知名度高的行業龍頭很容易,但會面臨價格過高的風險;挑選價格處于低位的標的,又會面臨被“垃圾股”套牢的風險。

  所以,不得不再次強調,為了吃到金融科技股票的投資紅利,普通投資者所能憑借的,唯有耐心+等待,在低價時買入優質龍頭股。

  參考資料:

  1、[美]本杰明·格雷厄姆,戴維·多德,《證券分析:原書第6版(經典暢銷版)》,四川人民出版社,2019.

個人簡介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甘肃11选5走势任5冷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