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本身不賺錢 如何應對SWIFT切斷風險

劉曉春 原創 | 2020-08-28 16:29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第三方支付 

   今天我們來談一下關于國際結算、國際清算等話題,這些問題屬于非常具體的業務操作問題,從銀行具體操作角度來與各位分享我的觀點。

  第三方支付沒有分銀行蛋糕

  首先有幾個概念我們需要清楚,分別是支付、結算、清算。在傳統的貨幣銀行學里,結算和支付往往是放在一起講的,或者就是叫支付結算業務。但是從現實的發展來看,這三個概念應該分開來。所謂的支付就是指個人和個人之間,或者個人和企業之間、企業和企業之間的直接支付,尤其指現金支付。所謂結算是指,企業和企業之間,個人和企業之間通過銀行賬戶進行資金的劃轉匯款和轉移,是通過銀行來做的,這個一般叫做結算。至于清算是指銀行之間資金往來的賬戶的處理,實際上企業之間的往來最后也要通過銀行之間的賬務清算來完成,所以是互相連接的。

  還有第三方支付,包括支付寶,微信支付等,這些是不是分了銀行蛋糕?其實所謂第三方支付,就是個人和個人之間的支付或者是個人和企業之間發生的直接支付,有了中間人來幫忙處理,就是收付雙方之間又多了一層,有了第三方來幫助。至于第三方是不是分了銀行蛋糕,其實是沒有的,這是社會的一個誤解。

  舉個例子,大家在使用現金的時候,是到銀行從自己的儲蓄存款里取了一筆錢放進自己口袋然后出去使用發生各種各樣的支付,但是這支付實際上都是在銀行之外的,和銀行沒關系。對于銀行來說只是做了一筆儲蓄減少的業務,所有的支付都是個人自己在各個方面再去做,無非各個商店收到了你付的錢,最后又存到了銀行里面來,銀行又多了存款,所以對于銀行來講并沒有挖出一塊蛋糕的問題。不僅沒有挖走銀行蛋糕,反而銀行多了塊存款。

  原因就是支付寶是在銀行開了存款戶,大家放在支付寶、微信的錢,是以支付寶、微信公司存款的名義存在銀行里,所以反而來講這筆錢并沒有離開銀行系統。

  現在人民銀行為了統一管理,讓所有支付機構把這些資金全部要存到人民銀行進行監管,這樣即便離開了商業銀行系統,但是依然在整個銀行體系里,所以也并沒有離開銀行。所以可以說第三方支付是建立在銀行清算的基礎上的,沒有銀行為它服務,第三方支付實際上是沒有辦法生存的。同時,據我了解,我國所有做第三方支付的機構支付業務本身都不賺錢,甚至是賠錢的。

  結算來講,有可能對于客戶,支付者和接受者兩個都是在同一家銀行開戶,我們就會在同一家銀行進行結算,這個就是本行行內進行結算。但是本行行內也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開戶行內進行的,比如說在工商銀行虹口支行開戶要付錢給另一個人或者企業,對方的賬戶同樣是在虹口支行開戶的,這樣結算就會在同一行內。但是如果是工商銀行另外一家支行,甚至是跨地區的,不在上海而在北京,那么這也是行內結算。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收付兩端是不同銀行,這就是跨行結算,這就會有錢如何流轉的問題。剛才的結算清算都是在賬戶上處理的問題,但是要達到這個目的就有一個業務信息怎么走的問題。以前我們傳統上可能是靠人來做這個事情,比如古代的鏢局就有業務幫人家把財寶從甲方運到乙方,我們后來也有通過郵局來匯款的問題或者通過電報公司,這就是業務信息傳遞的問題。后來發明了票據,就通過票據傳遞信息,后來賬戶清算以后,就只要發指令信息就可以了,這就帶來了一個清算結算需要信息傳輸系統、渠道的問題。

  這就涉及到了SWIFT,我剛才講了我們傳統有通過郵局電報還有電話等,實際上我們現在還有通過電話的方式,比如我們現在想偷偷通過地下錢莊匯出去,這些錢就并不是通過真正的實物運出去也不是通過銀行記賬方式換出去,事實上是通過地下錢莊用電話方式進行記賬服務的。

  因此,信息的傳輸的方式并不是唯一的。銀行清算的體系也是有不同的,也是隨著技術發展而變化。以前是先同城進行清算,先通過同城人民銀行進行結算然后才一層層往上走到縣、地區、省再到全國。隨著技術發展以后,也有另外一種方法。先各家銀行內部進行清算,到了北京以后不同行之間跨行清算再通過人民銀行進行清算。

  據我了解,現在俄羅斯還是第一種方法,一層層匯總,我們國家現在因為技術發展比較快,人民銀行就搞了大小額清算系統也包括我們的銀聯,就變成了一個大集中式的清算體系。在這樣的大集中式清算體系中,我們不需要地區或者銀行內部清算,可以直接在人民銀行系統里面進行清算,可以做到實時到賬,而且人民銀行的大小額清算系統都是做的信息流轉和資金流轉都是在同一個系統里面完成的,不需要借助于另外的信息渠道來傳遞業務信息。但這個方法只能借助于我們有人民銀行這么一個強有力的國家機構的組織下才能做到,否則是很難做到的。

  至于國際清算的做法,首先是銀行和銀行之間建立信任,銀行和銀行之間要辦理業務,相互之間要簽代理協議進行談判,代理行協議里面規定兩家銀行進行的業務內容,如何進行,如何授權,這些都是通過代理行協議來約定的。簽訂代理行協議的同時,兩家銀行之間還會交換簽字樣本和密押。簽字樣本要把整個行里有權簽字人的簽字樣式都印在上面同時每個簽字人的級別也要確定好。

  因為這個代理行的協議中都會規定多少萬以上的匯款需要哪些級別的多少人簽字才有效,所以這些都是要按照協議來保證簽字樣本的有效性。這些簽字樣本基本上每年都要交換,每年都有好幾冊需要把全國外匯機構所有有簽字資格的人的樣本都發出去。還有密押,就相當于電報的密電碼,也是兩家銀行互相交換。文件出去都會先加壓,然后收到文件以后解壓才能證明有效。

  SWIFT的前世今生:若太偏向政治或難以生存

  回過頭來講SWIFT,其實就是當時一些大銀行覺得通過郵局電報公司做這些業務成本太高還受人制約,不安全,送到郵局電報公司這個過程本身就會有遺失的風險,會有安全問題,所以當時國際大行就聯合起來搞一個電報系統。

  一開始不是所有銀行都加入,也有很多銀行都在觀望,后來運行下來效果很好所以后來都加入了。中國銀行業是逐步加入的,因為加入的費用也是比較高的,后來費用下降,技術提高以后,相對的加入成本沒有那么高,中國的一些小銀行也就都加入了,都加入以后,原本傳統的通過信箋紙質傳遞信息的方式也就消失了。紙質的消失了,通過電波系統的電匯也就沒有了,都在SWIFT上走了。之所以說SWIFT形成了一個統一天下實際也是一個市場選擇的過程。

  此外,到目前為止依然有不通過SWIFT傳輸業務信息的,所以即使到現在SWIFT也不是銀行辦理業務的唯一渠道。同時就算加入了SWIFT,每一個行每一個機構都有代碼,但實際上還是要和對方銀行簽訂代理行協議才能進行辦理業務。收費也分為加壓、不加壓兩種。不加壓的一般只是銀行間的聯系不涉及到金額,就可以不加壓。但如果是業務,則必須加壓并且簽訂代理行協議。在代理行中有兩類代理行,一類是單純代理行,還有一類是賬戶行。單純的代理行就是辦理業務通知一下就可以了,如果不是代理行的話就需要要找一個同時是兩家銀行代理行的來轉信息,就算都在SWIFT里但不是代理行關系也不能辦業務。

  賬戶行是資金清算用的,比如農行在美國大通銀行開一個賬戶,那么大通就是我的賬戶行,賬戶行肯定是代理行。當我在大通銀行存錢同時要把錢匯到CITI Bank時,就需要SWIFT記賬申請發起這個交易。賬戶行的作用就是清算的作用。

  每個國家對自己本幣的國際清算實際上都是有特殊安排的,每個國家不太一樣,這也是國際支付的非常復雜的方面,會牽涉到各個國家對外匯的管理,對本幣的管理,是不會被支付公司突破的。

  我們國家的人民幣跨境支付體系,是人民銀行規定清算銀行的,人民銀行規定的清算銀行在香港只有中銀香港可以對外支付體系中進行清算,那么,在香港地區的其他銀行想要進行人民幣清算,就必須在中國銀行開戶進行人民幣清算。

  美國大通銀行就是最主要的一家清算銀行,大角度地從跨境支付中來說,這些和SWIFT是沒有關系的,只是一個賬戶體系。那么是不是這個之外就不能進行清算,實際上也是可以的,這個某種程度上是民間清算體系。一開始在國內做國際業務體系,有時候會發生國內外匯相互之間的支付,那個時候人民銀行還沒有外匯清算體系。比如說當時我在浙江,我們就會在中國銀行開個賬戶,我們在浙江地區外匯往來就會在中國銀行進行清算,這相當于民間約定的外匯清算,在國際上個國家都會發生這種情況,但是這個屬于小范圍的地區性情況。

  到這里大家應該明白,所謂的把中國踢出SWIFT會對中國造成什么影響是夸大了一些:首先,SWIFT不是唯一一個信息傳輸系統,其次,好多人把SWIFT當成美元清算系統,這也是不對的,這并不是美元清算系統,只是銀行間的一個信息傳輸系統,也是目前最主要的一個傳輸系統,但并不是唯一的,所以這是一個誤解。

  這里就牽扯到一個制裁的問題會不會發生。之所以美國會得到這個權利,是911以后為了反恐和洗錢、販毒、反貪等,要求SWIFT要向美國和聯合國提供的信息。所以制裁名單會有很多版本,比如聯合國的、美國的、歐盟的,但是,歐盟的制裁名單一般只對歐盟自身管轄范圍內有用,一般而言,所有銀行都會把美國和聯合國的制裁名單輸入到反洗錢的系統里去,這是現實。

  如果是制裁這些反洗錢行為那是沒問題的,但有的時候是制裁國家,這容易引發爭議。比如朝鮮,本身就和世界經濟關系不是太大;但是伊朗的話,歐洲還是要和他做生意。即使美國這樣制裁的情況下,也沒有完全切斷伊朗對外的交易。制裁雖然對一個經濟體的進出口和經濟造成嚴重影響,但并沒有完全斷絕進出口貿易,也有銀行避開美元清算系統和swift在為這些貿易提供結算服務。

  我國也有銀行被美國制裁而進不了SWIFT系統,也進不了大通銀行等這類清算銀行開戶行。但這家銀行還一直在做跨境業務,既不通過SWIFT,也不通過美元清算系統。這個例子就是說SWIFT和美元清算系統并不能完全封殺跨境業務。第二個方面,對于中國這么大的經濟體,SWIFT能不能封?因為作為一個商業機構,它會面臨失去信譽的風險,而作為一個第三方公共設施的機構,失去信譽很可能就無法生存。

  現在我國也有很多機構想搞替代SWIFT的機構,但是很困難。原因就是銀行會擔心會把他們自己的信息用作別的商業用途,那么如果SWIFT會跟著美國的指揮棒起舞,對任何國家無理由斷供的話,它自己也很難生存。

  同時,如果要把整個中國剔除SWIFT,那么美國還能不能讓中國買你的東西,貿易逆差還能平衡么?所以這個是不可能的,應該是解讀過度了。但有可能會挑一兩家銀行來做制裁。也有可能會挑一家比較大的銀行讓其業務受影響,但首先,制裁不等于是外匯業務不能做,其次,中國大銀行除了中國銀行以外外匯業務占的比重都很小,所以其實對銀行本身總體業務影響不大。雖然肯定會對貿易結算業務有影響,對聲譽也有影響,但是影響最厲害的還是罰款。所以如果切斷SWIFT,不僅傷害中國、香港,也會傷害美國、SWIFT。

  最近中國和伊朗也做了一個協議,說是多少美金的業務,但實際上不進行現金清算,只是物物交換,包括在一帶一路上和非洲很多國家也是這樣物物交換。對于這個美國是很惱火的,因為這些不用美元的貿易等于降低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

  另一方面這些年因為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包括比特幣這些炒作,好多方面都在進行用數字貨幣能不能解決SWIFT替代的問題,但我覺得,作為清算體系那些技術都是不能解決的。所以真的做貨幣結算時成立不起來的,但是有很多還是在做信息流轉等問題,F在信息流轉問題,在比特幣出來以后很多銀行就研究如何用區塊鏈技術怎么來解決支付跨境支付結算的問題。這個里面有很多系統,包括解決信用證結算、匯款、證券交易結算、特殊領域商品結算還有保理方面,這些都有各種系統。

  這里介紹一個香港的系統,由匯豐銀行牽頭從8家到12家銀行加入。從技術上來說他是做通了,但是始終沒有落地商業化。原因就是區塊鏈技術有個缺點就是他要把所有相關方拉到同一個鏈上,從信用證結算來講,需要開證行、通知行、議付行和清算銀行四個銀行。然后需要開證企業也就是進口商出口商,如果出口商生產商品,那么還會涉及貨運公司,保險公司,貨物代理等一連串相關方,所以如果讓這些相關方全部上鏈就很復雜。

  SWIFT只限于銀行機構,總體上規定了報文格式,需求是一樣的。但如果讓銀行之外的這些企業、保險公司都上來那就亂套了。第二個問題就是之前提到的,匯豐牽頭其他大銀行就不愿意參加,會害怕匯豐獲得他們的信息。

  如何應對某國借助SWIFT發起制裁的風險

  首先,不要想著搞一個大系統替代SWIFT。可以從行內結算,跨行結算,跨地區結算這個角度來考慮,如可以從代理行角度來考慮,也就是說如果美國要針對某一類業務,那如果雙方都在一家銀行開戶,可以直接在銀行內部互相清算掉不用走SWIFT,可以先行內后行外,只要這家分行不在美國直接管轄之內,就根本看不到業務信息,就無法制裁你。

  第二,也可以中資銀行抱團的方式來應對風險,當發生跨行的情況是,中資銀行可以搞一個清算體系、信息傳輸體系。一般的業務還是可以走SWIFT,而一些特殊業務就走自己的體系里走。

  第三,再進一步可以找合作銀行,可以一堆堆地找,甚至可以用分行的名義和對方分行名義走。那么這一類就不用走SWIFT也不用走美國清算體系,互相搞一個協議,這些業務走完最后劃個賬,這個賬不和任何業務有關系,只是說這個一年統計下雙方軋差之后轉賬就可以了,這個轉賬是沒有任何貿易信息的,也就沒有了制裁的理由。這個是一對一的,在這個基礎上可以由小到大一步步擴大到地區,國家等,完全有可能取代SWIFT的。當然也可能業務不同選擇方法不同,最后還是能解決可能被制裁的問題。

個人簡介
高級經濟師。曾任浙商銀行行長。浙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副董事長、董事。 現任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長,上海金融數字化研究中心主任
每日關注 更多
劉曉春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
甘肃11选5走势任5冷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