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平臺是要素市場化配置基礎設施

平慶忠 原創 | 2020-08-25 13:16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交易平臺 

  4 月 9 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正式發布。文件中的兩個要點特別引人注目。一個是進一步明確數據是重要的生產要素,提出要加快培育數據要素市場。另一個是要求健全要素市場化交易平臺,支持各類所有制企業參與要素交易平臺建設,鼓勵要素交易平臺與各類金融機構、中介機構合作,形成涵蓋產權界定、價格評估、流轉交易、擔保、保險等業務的綜合服務體系。這份文件中的這兩個要點表明,這次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與以往的改革的不同之處就在于要把交易平臺作為要素市場化運行機制,把各類要素交易建立在交易平臺上,因而要拓展公共資源交易平臺功能,健全各類交易平臺,推動各類交易平臺建設。以至于國家發改委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明確指出交易平臺是要素市場化配置的基礎設施。

  按照經濟學的基本原理,我們一般把市場分成商品市場和要素市場。隨著數字經濟的發展,我國的商品市場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平臺化。據統計 2018 年全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 380987 億元,其中網上實物商品零售額達到 70198 億元,占全年社會商品零售總額的 18.4%。2019 年,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 411649 億元。全國網上零售額 106324 億元,比上年增長 16.5%。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 25.8%。其中,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 85239 億元,增長 19.5%,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為 20.7%。2020 年疫情期間,電商的作用有目共睹。雖然目前還沒有確定的統計數字,疫情期間電商交易平臺是保證居民日常消費品的主渠道是確定的事實。

  顯然,電商交易平臺的巨大成功對于決策層和社會各界理解和認識交易平臺,把交易平臺作為要素市場化配置基礎設施發揮了重要作用。交易平臺經濟學正是在總結了消費品交易平臺的實踐經驗的基礎上,發掘出了交易平臺的基本邏輯,進而把這種基本邏輯應用到要素交易平臺中,深入探討要素交易平臺的發展規律和運行邏輯,為要素市場平臺化建立理論基礎。

  要素交易平臺的建立,實際上是構建一個符號化的數據空間。與這個數據空間相對應,存在一個分散在全國的實體要素分布的空間。這兩個空間通過交易平臺建立起聯系,由此就形成了平臺化生產方式的基本構型——“數據空間+實體空間”。交易平臺成為連接兩個空間的樞紐。沒有交易平臺,就沒有平臺化生產方式?梢哉f交易平臺型塑了平臺化生產方式。交易平臺是平臺化生產方式的基礎。國家把要素市場化配置機制體制的優化完善建立在交易平臺上,用交易平臺的體制機制規范要素交易,實現要素的優化配置,是我國由工業化生產方式向平臺化生產方式轉變的重大戰略部署,對我國經濟的長遠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要素交易平臺的基礎性主要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首先,要素交易平臺所構建的是一個統一規范的符號化市場體系。這個體系跨越了時間、空間和行業限制,能夠在最大范圍最有效地發揮各種要素資源的價值,在數據空間達成最優配置,實現符號化集聚的價值涌現。其次,要素交易平臺所產生的最優配置本身作為一種知識傳遞給實體空間的生產、流通和消費過程,直接引導經濟運行。第三,在交易平臺上所達成的最優配置是預先均衡,減少了工業化生產中的大量無效勞動和資源浪費,實現了計劃生產、綠色生產、綠色消費。

  交易平臺經濟學的研究表明,要素交易平臺本質上是一套交易全過程保證體系,不僅涉及技術過程,還涉及各個相關機構的協同和制度建設,因而是一項巨大的技術經濟工程。在此意義上,國家提出“鼓勵要素交易平臺與各類金融機構、中介機構合作,形成涵蓋產權界定、價格評估、流轉交易、擔保、保險等業務的綜合服務體系”是非常有遠見的。通過這項工程,生產要素可以在平臺競爭的條件下獲得最優配置,又可以獲得交易全過程的保證。即一方面通過交易的大規模符號化集聚,提高交易頻率,使資源迅速到達最優配置點,同時又可以消除工業化生產方式中長期存在的要素市場的合同不完全性,確保交易在數據空間預先均衡的條件下實現實體空間的實體均衡。

  在要素交易平臺上,數據對交易優化發揮著直接作用。在數據空間進行的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算法都依賴于交易數據的動態集聚。只有在這個意義上,數據才是生產要素,數據才有資產價值。因此,交易平臺的交易數據是數據要素的基本形態,只有在交易平臺上發揮作用的數據才是數據資產,離開交易平臺的數據是沒有意義的。數據要素的交易必然與交易平臺的功能連接在一起的。因此數據要素的價值就與其他生產要素如土地、資本和勞動力一樣,體現為租值。

  在平臺化生產方式的發展過程中,客觀上存在數據空間與實體空間的矛盾。數據空間的本性是跨區域跨時間跨行業的。符號化集聚要求數據空間覆蓋的交易規模越大越好。而在現實中許多實體要素被禁錮在實體空間無法流動。數據空間的跨時空要求與部分要素的地域行政禁錮的矛盾會隨著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的深入逐步顯現出來。要解決這些矛盾,就要把交易平臺當作真正的數字基礎設施來建設,使得數據空間和實體空間通過基礎設施建設協調起來,形成良性循環。在這方面,我們完全可以借鑒工業化基礎設施建設模式、組織模式、融資模式和管理模式,充分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迅速把這一新生產方式的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好,使我國經濟進入平臺化新時代。

平慶忠 的近期作品

個人簡介
山西人.早年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從事工程經濟\工業經濟\宏觀經濟研究35年.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產業學者
每日關注 更多
平慶忠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
甘肃11选5走势任5冷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