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力革命背后是分配制度革命,沒有算力就沒有未來

朱嘉明 原創 | 2020-09-02 13:15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算力 

  8月22日,知名經濟學家朱嘉明在“2020全球區塊鏈算力大會暨新基建礦業峰會”發表主題演講《算力革命和新型財富》。朱嘉明表示,比特幣的誕生同時觸發了算法革命和算力革命。“代碼即法律”,同時“代碼也是財富”。“算力革命”支撐和推動數字經濟和數字財富的擴張。算力革命的本質是數據化信息存儲數量的膨脹規模與速度。“挖礦”就是一場算力和算法革命的試驗區。

  他認為,礦圈存在局限性,行業需要實現從“礦圈”到“礦業”的突破,建構支持數字經濟的基礎結構。將原來局限于以比特幣、挖礦相關的計算能力向整個數字經濟領域的擴張,來支撐未來數字財富的增長和膨脹,形成發展算力產業體系。

  他還指出,算力革命的背后其實是分配制度的革命。長期以來,人類沒有辦法解決財富制度上分配極不公平的困境。比特幣、POW、POS、IPFS等等都提出和啟發人們有這樣的可能性,我們非常有可能建立一個基于算力的,以技術為衡量尺度的分配制度。這個分配制度很可能是最公平的,最合理的分配制度,這樣的分配制度才能維持由數字經濟,廣義算力,所造成的財富制度的穩定性。

  最后,朱嘉明總結了需要理解三個決定未來的變化。第一,理解世界的微觀基礎,第二,不斷擴展宏觀世界;第三,應對從微觀世界到宏觀世界的算力。沒有算力就沒有未來。

  以下為演講全文:

  大家早上好。

  在今天會場中,我可能是年紀最大的。我非常高興有這樣的機會與在場這么多年輕人一起討論“區塊鏈算力”,分享我對“算力革命”的認知。

  這個世界和這個時代變化最大、最快的其實是算力

  今天會議的主題是“區塊鏈算力”。涉及區塊鏈和算力兩個概念,可以從兩個方面解讀:其一,基于區塊鏈的算力,其二,通過算力支持的區塊鏈。區塊鏈誕生的歷史,以及區塊鏈未來的歷史都已經和繼續證明:區塊鏈與算力不僅不可分割,而且繼續呈現互動發展的趨勢。

  關于區塊鏈,不需要再做更多解讀。還是以我的人生體驗,回顧對“算力”的理解:

  我1958年上小學,小學三年級開始學珠算,雖然世界上已經有了計算機,但是,對那個時代的中國小學生而言,珠算就是一種算力。1965年,我上初二,開始學習計算尺,可以解決對數問題,計算尺也是一種算力。到了1970年代,見到了計算器,也是實現算力的工具。后來,到了1980年代初期,我所在的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開始使用的計算機,其體積龐大,并需要通過打孔完成計算。1985年我去美國,在大學里首次見到286,很震撼。其實,286的最大主頻不過是20MHz,采用16位數據。進入1990年代席卷全球的IT革命的本質就是算力革命。計算機的算力以指數速度擴張。2020年初,中國推出了E級超級計算系統,它是以每秒鐘百億億的速度來計算。

  在人類算力革命的大背景下,因為2008年比特幣誕生,導致了一個特定的“區塊鏈算力”,即哈希算力(Hash Rate)。

  在短短的10年多的時間,哈希算力更是狂飆式的膨脹。當人們還在談論進入到所謂的P時代的時候,其實已經落后了。在今天會議開場的一段短視頻中提到:比特幣算力已經進入E時代。

  簡言之,這個世界和這個時代變化最大、最快的其實是算力,F在,人們所講的算力是超級算力,已經是每秒計算速度百億億次單位,不僅如此,人工智能已經全方位的參與到超級算力。人類到了這樣的一個時期:不僅被算力所改變,而且被算力所“異化”。

  算力革命支撐和推動著數字經濟和數字財富的擴張

  為什么要關注和理解區塊鏈算力,主要是哈希算力?那是因為這個算力導致了數字資產和新型財富的形成。

  人類原本只有一種資產和一類財富形態,即取之于物質資源,通過傳統勞動工具和人力資源所創造的資產和財富。這樣的資產和財富以傳統貨幣為尺度,有著數千年的歷史。在現代社會,經濟增長和發展主要是指物質財富的生產和創造。

  但是,在2008年比特幣出現之后,這樣的財富模式被打破了。區塊鏈加算力所形成的比特幣,成為了一種新的資產和財富。之后,又有了以太坊和以太幣,以及不斷涌現的各類加密數字貨幣及數字資產。也就是說,在不到一代人的時間里,以代碼為“基因”,通過區塊鏈加算力的新型財富體系已經形成。

  如果分解新型財富的結構,這是一個“三角形”。三角的上端是區塊鏈,左端是哈希算力,右端是基礎結構。見下圖:

  而這個新型財富的基因就是代碼。所以,我在這里要說的是:“代碼不僅是法律”, “代碼也是財富” (Code is not only law, but also is wealth)。

  根據這樣新型財富結構,形成了有交集和有差異的數字貨幣、數字資產和數字財富的關系。見下圖:

  哈希算力的歷史意義所在

  比特幣的產生,超越了比特幣本身的意義。因為比特幣推動的區塊鏈與哈希算法的結合,觸發了算力革命和算法革命。

  如今,因為比特幣相關的算力已經達到130E。

  伴隨哈希算力的爆炸性增長,以哈希算力為核心,導致了三個顯著結果:

  其一,形成算力為核心的產業鏈。見下圖:

  因為產業的形成,推動了基于算力的新型企業群。這些新型算力企業將決定著未來廣義算力革命和狹義算力革命的未來。見下表:

  其二,帶動新的“產業大軍”。算力產業起源于愛好者,之后逐漸出現由人們常說的碼農、礦機、架構工程師構成的“產業大軍”。 

  其三,刺激了從中心到邊緣“創新”。近來人們開始關注的IPFS就是一個“創新”含量極高的項目。

  這些年來,人們對于以哈希算力為核心的“礦圈”存在很多不近公平的認識,其意義一直被低估,僅僅被認為是一種“挖幣”行為。其實,鏈圈在過去十年左右的時間里,進行人類歷史上算力和算法革命的一場大規模的試驗,所謂的礦池就是這個試驗的試驗區。因為這樣的試驗,催生了相當完備的產業鏈和產業系統。人們需要經過從較長的歷史,最終認知這個領域的全部意義。

  “礦圈”算力產業面臨眾多局限,算力和能源消耗的關系需要突破

  “礦圈”算力產業面臨眾多局限和約束,主要包括:技術約束,主要是哈希率增長率有可能逼近界限;成本約束;環境約束;收益遞減約束;礦池全球分布失衡約束;市場壟斷模式約束,還有制度性和法規性約束。

  其中,最值得關注的是算力和能源消耗的關系。哈希算力的實現,不僅需要耗費日益增多的能源,而且產生不斷增加的二氧化碳排放,形成對環境的負面影響。有的資料提出,現在哈希算力消耗的電力相當于捷克和斯洛伐克全年消耗的電力。所以,現在需要從兩個方面解決能源消耗和Co2排放減少的問題,其一,改善從軟件到硬件的算力技術,希望未來礦機更加智能化、低耗化和小型化;其二,與包括核能,太陽能等新能源的結合。寄希望低成本新型能源的應用。

  此外,還值得關注的是市場壟斷模式約束。在這個領域值得憂慮的市場壟斷集中在,從技術開發,礦機芯片,一直到能源資源壟斷和礦池的壟斷。未來不應該是這個領域被越來越少的大型公司壟斷和控制,而是應該容納更多的中小型企業,甚至個人參與。所以,相關技術開發應該向普及化和低價格方向傾斜。

  所以,現在需要開始從礦圈到礦業的突破,不僅要通過不斷提高哈希率支持繼續擴大的礦業市場,而且需要將原來局限于以比特幣、挖礦相關的計算能力轉向支持整個數字經濟領域的擴張,支撐未來數字財富的增長和膨脹,加快形成算力產業體系。

  算力革命背后的分配制度革命

  長期以來,人類沒有辦法解決財富制度上分配極不公平的困境。為此,一代又一代的經濟學家,政治家不斷討論和提出他們認為理想的分配制度。其中,包括烏托邦的分配制度,馬克思主義的按勞分配和按需分配制度。

  但是,人們看到的是:資本主義始終無法真正突破資本決定分配的制度框架。在社會主義制度下,按需分配到現在做不到,按勞分配同樣難以實現,因為還沒有支持對人們貢獻真實地和即時地量化的技術。

  現在,因為比特幣, POW,還有POS,還有最近開始全球測試的IPFS,都建立了一個基于算力的,以技術為衡量尺度的貢獻與分配的技術性制度。這個技術性分配制度,足以對怎樣建立一個公平和合理的分配制度提出新的思路。不僅如此,也只有POW和POS的理念和機制,有可能適應未來的數字經濟和新型財富體系的穩定。

  算力決定未來

  我希望今天的與會者認識到:哈希算力代表的是一種“狹義”算力,因為哈希算力主要以比特幣為核心。與“狹義”算力并存的是包括大數據,云計算和人工智能的超級智能計算,即“廣義”算力。

  現在,需要將“狹義”算力和“廣義”算力融合。只有這樣,算力將會改變人類經濟形態,資產形態和財富形態,因為超級算力,很可能出現全新的市場模式。我們都將是因為計算革命改變財富形態和制度轉型的目擊者。

  我們現在所經歷的算力革命時代,就是21世紀的大航海時代。只是今天算力革命的大船所航行在的是由大數據的海洋。區塊鏈所提供的則是算力時代航海圖的坐標系。

  我想簡單總結這個世界決定未來的有四大變化:其一,以納米級的基因、量子和病毒構成的微觀世界;蛴绊懮,量子影響宇宙,量子科學還會引發量子算力革命,造成疫情的病毒影響人們健康。其二,不斷擴展的宏觀世界。馬斯克帶領人們看到和進入宇宙。其三,區塊鏈。區塊鏈重新構建傳統經濟和數字經濟,微觀世界和宏觀世界的基礎結構。第四,算力。不論認知和處理微觀世界和宏觀世界,還是傳統經濟和數字經濟的信息,需要依賴更快速處理更大規模信息的算力。

  所以,算力關乎未來。沒有算力就沒有未來,算力決定未來!

  正是在這樣的意義上,人們關注決定未來算力的量子科學與技術的進展。

個人簡介
1981年獲得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碩士學位。1988年獲得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博士學位。1989年6月起先后在哈佛大學、曼徹斯特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塔夫茨大學做訪問學者。1995年獲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斯隆管理學院MBA。2000年…
每日關注 更多
朱嘉明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甘肃11选5走势任5冷号